无相

一个常年爬墙爱好者……专注冷西皮一百年

一堂特殊的生理课(大雾)

ooc是我的,渣也是我的。

不喜勿入,撕逼出门左转慢走不谢。


      最近宇宙中呈现出宁静祥和欣欣向荣的全新景象,连个怪兽毛都没有瞅见,闲到极点的赛罗君开始忆往昔。从幼时孤儿院的情景到长大后爬墙逃课,再到k76流放,最后,画面就定格在了雷欧那张严肃的脸上。

       发现自己叫了几百年的师傅居然是你妈而且你还被你妈见天儿的往死里揍了几百年你是该哭呢还是该笑呢?脑子里蹦出一大串文字,赛罗君难得的扶额长叹,开始回想一家三口刚刚相认时的场景。

       赛罗从自己老爹嘴里得到答案后不相信的两手抱头嘴里喊着“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神似地球上偶像剧中的女主角是怎么回事。赛罗跌跌撞撞的跑到警备队去问自家大伯二伯四五六七叔,不对,是四五六叔,七叔就在刚刚成了自己的亲娘。

       亲娘诶!

       想到这里赛罗就一阵头大,一脚踹开队长办公室的大门,正埋头处理文件的佐菲头也不抬手上熟练的抓住了要跌下桌的咖啡,一看就是被踹多了的后遗症。

       赛罗两条手臂撑在办公桌上,佐菲终于舍得离开那摞成小山似的文件,一脸淡定的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从警备队出来,赛罗倒没有开始的过激反应,反而觉得有些委屈,胸口泛上一丝酸涩,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家总是要回去的,至少,要知道当初被抛下的理由。

       “赛罗。”

       轻轻打开家门,还没来得及将门关好,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这个声音他不能再熟悉,几百年的朝夕相处,在他眼里做了几百年的严师,此刻却在用他印象里从没有过的温柔唤着他的名字。

        “啊哈哈哈……师傅啊,我刚刚去找我大伯谈奥生理想去了不用管我你们继续。”赛罗打着哈哈准备上楼,虽然困扰自己几十年的谜团解开了但是怎么想怎么不对味儿的赛罗还是决定先回房静静,反正依目前的情况来看老爹师傅大伯二伯四五六八九叔是不会放他离开光之国的不如先好好睡一觉可能一觉醒来就想通了呢!

         他几乎听见了雷欧那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加快了脚步,不过看背影怎么都有些落荒而逃的意思。推开房门已经进入半个身子的赛罗突然被一声吼叫吓了一个趔趄。

       “赛罗。”

        脚下一个踉跄额头就和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什么嘛,同样是叫名字老爹你可真是太凶了,明明我才是受委屈的那个好吗?撇撇嘴从楼上护栏探出半个身体,只见自家老爹正安慰低头不语周身被一股强大的“怨妇”气息围绕的师傅。

       沉默半晌想着总要有人迈出第一步。

     “师傅,我……”

      “我什么我,还不赶紧下来,看把你妈给气的。”这句话来自徒弟被儿子欺负了这个臭小子最近大概不能竖着走出家门了的七爷。

        还没说话就被一声怒斥给吓了一跳,不过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怪怪的,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地球的家庭伦理剧,赛罗的脸开始有些诡异的扭曲。

       在赛文和雷欧对面坐下后随手拿了个沙发垫抱在怀里,以保护自己饱经风霜的小心灵。雷欧终于从“儿子不认我好伤心不想活了”的“怨妇”气息中出来,一双澄澈如初的眼睛狮子一样看着赛罗,看的赛罗浑身发凉觉得下一秒雷欧就会变成真正的狮子将他拆吃入腹,惊得赛罗一个寒战抱着沙发垫的手又紧了紧。我认还不行吗,能不能不要这样瞅着我我还是个孩子啊!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对面的老爹和雷欧是绝对听不到的。

        气氛逐渐沉默,还有些尴尬,赛文觉得主要责任在自己,应该缓解一下紧张的氛围毕竟一家三口刚刚团聚老婆儿子还没来得及热炕头这怎么行。于是默默在肚子里打草稿打算来一个振奋人心的演讲。

      “赛罗你……”

       “当初为什么要丢下我?”赛罗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家老爹的演讲被打断后哀怨的眼神,自顾的问出了所有孤儿认亲时家长的必答题。

        面对打直球的赛罗雷欧和赛文一怔,对视了一眼。

       队长怎么办?焦急。

       还能怎么办,实话实说呗!望天。

       赛罗像个小孩子一样悄悄绞紧了手指,眼眶已经发红似乎已经做好了知道答案后扑到父母怀里大哭一场。

       等等,家庭伦理剧的感觉怎么又来了。

      这边和赛文心灵感应结束后雷欧牙一咬心一横,决定将当年的事情告诉赛罗。于是缓缓道来: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月朗星稀的夜晚……”

       “到底是月黑风高还是月朗星稀?”

       “队长你别打岔。”

       “那是一个漆黑的下着雨的夜晚,队长请你闭嘴。那日队长身负重伤,我一路紧赶慢赶终于在队长痊愈之前赶到了银十字,因为太着急了,结果等回过神来,你已经不见了。”

        ……

       好像更沉默了,赛文抬头望着天花板专注的模样好像要把天花板盯出个花来,雷欧说完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赛罗,再看赛罗,听到第一句话时眼泪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然而,结局总是意想不到的。

       赛罗没有说话,而是把脸整个埋到沙发垫里,棉质的布料擦干了少年眼中的泪。还好还好,他只是不小心被遗失了而已,他的家人其实很爱他的,是这样……个鬼啊!

       所以我妈为了见我爸丢了他们年幼的崽等他们崽都长大成人了才认回来而且你还被你妈在明知那是你的崽的情况下特训了几百年,怎么想怎么亏的赛罗不争气的又想哭。

       “赛罗,对不起。”

        赛文和雷欧慢慢走近赛罗身边,两只手在他背部轻拍以示安慰。

       吸了吸鼻子赛罗终于从沙发垫里出来,露出一张一看就哭唧唧过的脸,“不要以为本少爷原谅你们了,我可是有6000个生日没过。”

       赛文沉吟片刻,又仔细从脑海深处翻出了赛罗的出生证,“不是5900岁吗?”

      “四舍五入等于6000。”此时的赛罗一脸傲娇仰着头看向雷欧。

       赛文暗地里翻了个白眼,谁说自家儿子算数不好的,这不小算盘打得贼响亮。

      认妈风波目测已经结束,然而刚刚一家三口团聚大半夜不睡觉非要挤到赛文和雷欧中间美名其曰没有享受过母爱要老妈亲亲抱抱才能睡着的赛罗表示还有很多问题没有搞清楚,完全无视了一旁赛文已经渐渐阴下去的脸色。

      接下来是好奇宝宝赛罗的提问时间。

1.话说,老妈你有没有想过我会被你揍死在k76。

   “不会,毕竟修行甲为你挡掉了大部分攻击。”雷欧一边摸着赛罗的头镖一边回答,

儿子的头镖真有意思,不知道切菜怎么样。

     “是啊,如果不是修行甲你早就废了。”

     这是来自好事被打断的赛文的怨念,不过被赛罗无情的略过了。

      赛罗知道纠结这个问题没什么意义,他其实更想知道那个时候,雷欧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来训练自己的。不过现在,他知道家里有两个很爱他的人就够了。

2.赛罗的脸有些诡异的红了。

   “我是,怎么被生出来的?”

     这是一个很深奥的问题,都知道只有女性可以产子,然而光之国不是地球啊,生儿育女的方式也不太一样,不过就在赛文和雷欧整理语言的时候赛罗已经陷入脑洞不能自拔。

       赛罗脑海中出现了雷欧和赛文的人间体,凤源抱着十个月的肚子眼泪汪汪的躺在产床上,团紧紧握着他的手在旁守候。

       “队长,如果我不行了,一定要将这孩子养育成人,顺便找个美丽温柔的姑娘来照顾自己,那个安奴就不错。”说到最后浓浓的酸意是什么鬼。

        赛文一看儿子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在脑补什么不可描述,一巴掌拍到他后脑勺上,把正在脑补的不亦乐乎的赛罗拽了出来。

       雷欧赶紧把话题圆回来,不然这父子俩指不定又能折腾出什么花样来。

      “这个也是在地球的时候队长告诉我的,光之国的科学家们很久以前便想出了用双方能量和基因融合产出幼生体的方法。”

       “也就是说,只要把双方的能量基因相融合就能产出下一代?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赛罗的语气突然夹杂了些兴奋,至于为什么兴奋,他才不会告诉你他有了意中奥,他还以为这辈子怕不能让老爹抱上孙子了现在看来希望还是很大的。

       “因为这个方法只适合同性之间,异性之间的交配还是很原始的。”雷欧无视了赛文意图作乱的手用极为慈爱的眼神盯着他大儿子。

       “听起来很容易嘛,比什么十月怀胎靠谱多了。”赛罗摩挲着下颌,一想到自己的意中奥挺着个大肚子笨拙的样子赛罗就一阵恶寒,他的意中奥才不应该为这种事情拌住自由。

        等等赛罗,你在想什么?使劲拍拍自己的脑袋,把那些听起来实在不怎么样的想法拍出去,这个举动把两边的赛文和雷欧吓了一大跳,以为这孩子还没有从认亲的阴影中走出来。

       困倦突然袭来,赛罗临睡前拥抱了一下雷欧,然后心满意足的躺在两奥中间沉沉睡去。

      “晚安,老爹老…妈。”怎么那么怪。

       雷欧表示妈就妈吧,儿子在家想怎么称呼怎么称呼。

       当然在大战中赛罗当众叫妈被雷欧差点儿揍死就另说了。


        仿佛一夜之间长大的赛罗收拾好心情准备回光之国一趟,真是,明明没有多长时间,居然这么想念家里那两个空巢老奥。

       “老爸,老妈,我回来了。”

        正头对头眼对眼嘴对嘴进行某种事情的两奥尴尬的回头,只见赛罗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

       “咳,回来了?”还是赛文先开口打破沉默,赛罗更觉得自己简直回来的不是时候,怎么能打断两个老奥造人大业,万一情至深处一个没忍住就给自己融合出一个弟弟妹妹呢?

      


番外两句话。


        由于赛罗实在太想家,一个冲动直接飞回了光之国,谁也没告诉。一进门赛罗便扑到雷欧怀里倾诉着思念之情,从孤儿院说到k76,雷欧只好空出手来安慰难得撒娇的大儿子。

      于是,整个社区都听到了奥特赛文家传出的阵阵糊香。

      “赛罗这是怎么了?”

      “可能是想训练了。”赛文咬着糊掉的米饭恨恨的说到。

         儿子什么的都是债啊!

        第二天。

        “赛罗,雷欧,收拾一下准备度假。”清早赛文就站在客厅里大声喊着两个家人。

        一听到度假赛罗整个奥都精神了,兴冲冲跑到楼下,连兔子睡帽都没摘。

        “度假?去哪里?”

         “k76,记得让雷欧把修行甲也带上。”

         “……”这不是亲爹,一定不是。

    

      

      

     


     

    

    

       

      

     


      

     

      

     

     

      

      

     

      


     


有种吃狗粮的感觉。
最要命的是,他们都一身正气凛然,觉得他们有超出友情以外的感情简直天理不容。

我就不信找不到JR圈中人:

#给tag添砖加瓦##二叔家的土味情话#
微博上看到过了呢就…请无视我吧(´・_・`)执着于微博和lof都发一遍😂先摸摸看不了图的小可爱们

小段子

连歌:

红鴞给他换了件色泽鲜亮的衣服:上面是翠色的小衫,下面是新裁的桃色的罗裙,中间系一根扎满黑色鸦羽的带子,整个人看上去不伦不类。有时他也给墨鸦罩另一件暗红色的深衣,内里空空如野,是为了方便墨鸦服侍他。


起先,墨鸦倔傲不驯,失去记忆也没放下傲骨,在他手上挣扎不断,活生生将每一次交媾都变成一次酷刑。红鴞看在他武功全失的份上,不敢对他太狠,可几次下来,红鴞也烦了。于是,打也打了,饿也饿了,这下,墨鸦对情事的厌恶变成了对他的恐惧。一见到他来,就仿佛耗子见猫,转眼工夫便躲进角落,直到背抵住墙角,再无可退之处才算安静下来,红着眼圈,嘴角抽搐,瑟瑟发抖。红鴞也不哄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听话就用鞭子抽,嘴上功夫差就用犀角整日插,无法情动就灌上几倍药量的九秋霜,日子一长,墨鸦竟然也习惯了。只要他按照红鴞的吩咐让对方舒服了,自己便不会受苦,哪里都不会痛。


但这样,红鴞又烦了。一个听话的玩偶让他兴味索然,直到他那一晚起夜后看见墨鸦偷偷躲在窗户下,呜呜地哭,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他才忽然有了一种感觉,其实他要的已经得到了。


“怎么了?”红鸮的声音有些冷,安静的夜里尤为骇人。墨鸦摄于他的淫威许久,早就不敢在他面前抱怨半句。昨晚红鴞尽兴才睡得格外熟,自己也终于有机会放肆一次,哪知道还是让对方发现了。接下来,他会怎么惩罚自己?墨鸦偷偷瞥向墙角的檀木柜子,怯生生的,上一次被关进去还是半年前的事,因为他求红鴞给他一碗饭吃,他太饿了。可红鴞不肯,他喜欢在自己奄奄一息时占有自己,一边摸着自己几乎凸出皮肉的骨头,一边用涂满人血的嘴唇吻遍他的全身。


情事结束之后,他昏了三天,又让一个极为美丽的女人救回来了。女人身着一件绿色深衣,头上插着两支宛珠玉簪,指甲上涂着凤仙花榨出的汁水。她坐在自己身边,手指轻轻拂过自己的脸颊,叹一句:“又瘦了。”女人以为她还睡着,喃喃自语了几句,墨鸦听他说道:“你也真是可怜,总遇到这样的人,姬无夜是这样,紫女是这样,红鴞也是这样。我是不是错了,如果,我没有把你交给他,而是把你留在身边,会不会更好?可我,我的确需要他,和你相比,我更需要他和盗跖,还有白凤和红莲。对不起,但我别无他法。”说着,她竟哭起来,比自己被红鴞打得皮开肉绽时更悲伤。墨鸦想抬起手去触碰她的脸颊,可他一连七天没有餐饱,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他也想问问女人话中提及的那几个人究竟是谁,因为他此时头脑空空,根本记不得过去。


那些人是他过去的主人吗?他似乎听红鴞提过。


那是一年前了,红鴞又一次酩酊大醉,他满带酒气压在自己身上,一边扼住自己的喉咙,看着自己因喘不上气而痛苦挣扎,一边肆意大笑,谩骂着:“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一个傀儡妄想得到将军的宠爱,可他死了,你记得吗,是你害死了他!你本可以做一个风光无限的侍卫统领,可你想救白凤那个蠢货!我真不明白,他的心又不在你身上,你为什么非要护着他!为什么不选择我!不过,现在好了,你跑不了了,你是我的,我的宠物,我的玩物,我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似乎是为了证明所言非虚,他取下墙上挂着的一根浸满血液的麻绳,将墨鸦吊在横椽上,解下自己的腰带,蘸上墙脚常备的浓盐水,迎面打了上去。


那一晚,墨鸦几乎被活活打死,所幸红鴞饮酒过多,只打了一个时辰,就沉沉睡去,否则,今日躺在这的就是一具白骨了。不知为什么,红鴞对他的过去十分介怀,他说的将军和白凤,都是他以前的主人吗?


今日女人说起他的过去,他忽然想冒着风险去问,可张开嘴的瞬间,他怔住了——红鴞早就用金针封住了他的穴道,这是他一开始出言不逊的结果,两年了,他再没说过一句,现在,更不可能了。


“你放心,我会劝劝他的,起码,不会再让他打你了。”女人掖好被子,起身要走,忽然让他拉住衣角,“啊啊啊……”他说不出话,只能发出一些简单的音节,女人吓了一跳,她四下望望,见远近无人,才赶紧坐下,捉住墨鸦的手,紧张地问:“我的话,你都听见了?”


墨鸦点点头,仍是怯生生的。女人见了,皱起眉,正色道:“把这些都忘了。”


墨鸦看着她,不知她为何突然变脸,以为她是怕红鴞,神色黯然下去。女人见他如此,一时心软,拍拍他的手背道:“这是为了你好,那些人……他们也会希望你忘了他们的。”


她是对的,如果那些人是自己的主人,如果他们在乎自己,绝不会放任自己在红鴞身边两年的时间,他们大概有了新宠,已经把自己忘了吧。


可……墨鸦不甘心,人如果没有过去地活着,跟死有什么差别呢?他需要一些东西帮他捱过红鴞的折磨,支撑他活下去。



啊啊啊,列表终于刷肥啾了,暴风哭泣,他辣么好

YMLDM—今天也在思念鹰鹰:

放几张沙雕改图。
假装是高考应援(不)

我永远喜欢克林特·巴顿。

肥啾~

会飞的猫ฅ:

看了这么多的复联我真的忍不住为鹰眼澄清一下 以下仅限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作为复仇者里唯一一个没有接受过改造的普通人,鹰眼所表现出来的已经是特别厉害了,甚至是可以说唯一的超能力者
在复仇者中,美队原先是一个瘦弱的士兵,是因为接受了基因注射(大概是这么说的吧qwq)才拥有了异于常人的力量
而寡姐也是同样的原因,有了比别人强的抗打能力和寿命,至于浩克是因为接受了伽马线,钢铁侠是有自己打造的铠甲,他们确实很强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 鹰眼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改造,射箭精准,反应敏捷,超强判断能力都是他自己与生俱来的能力
是啊他是个普通人
要是他一旦失手,他就只是一个拿着弓箭的普通人了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普通人,能和那么多那么强的超级英雄在一起,一起战斗,没有拖后腿
他是一个普通人 却做到了英雄该做的事
所以才是最棒的 最伟大的 最了不起的啊
复联3没有鹰眼 我真的很不好受@
B站上大多数的复联的相关视频
无一例外都有那么几条弹幕“鹰眼是最弱的”
我真的很不好受
可能是我出于个人感情吧 或者是个人情绪
我真的觉得鹰眼是很棒的
没有喷其他英雄的意思 他们也很好只是我想别再说鹰眼了 他真的很好  以上只是个人观点 我最喜欢的当然永远都会是鹰眼啦 表白胖啾♡
私心打复联标签
谢谢.

【脑洞】懒癌病毒的特效药

林朵:

邪恶的外星人为了阻止地球文明的进步,发明了一种懒癌病毒在地球上传播。患病者将表现出不到死线绝不正经干活、拿着手机能在床上赖上一天、该干的工作在自我意识中自动消失等等症状。

随着越来越多的地球人感染了懒癌病毒,地球文明确实发明的越来越慢,眼看外星人的阴谋就要得逞了,地球上的科学家们联合起来,发明了一种特效药,只要服下就能将懒癌病毒清除的七七八八。

这种药丸的名字叫做穷。

无题(韩栋版杨戬)

#06版封神榜杨戬化成美人引诱土行孙那一段,咳,好看的人就是用来调戏的bu
#私设ooc。添油加醋,请慎点

“大王,臣妾已经睡了一觉了,时候不早了,快熄灯上床睡觉吧!”
卷了袖子露出一截手臂伸出帐外,修长五指轻柔挥动,又故意捏紧了嗓子发出娇媚羞嗲的声音,重重红帐遮挡,自是无人能看清里头是何等模样,藏的又是何人。
听得那脚步声由远而近,由缓而急,却又突然停下,想来是仍然存些疑虑,眼珠一转,不如再加把火,就不信他不上钩。
“来啊,来啊,大王快来啊!”
果然,那土行孙发出几声猥琐笑声,掀了帐子便闯进来,“美人,我来了。”
正想着鱼终于上钩,只觉得唇上重重印上一物。
心道不好,竟真被这登徒子占了便宜,急忙翻身坐起,将那小矮子按倒在床上,“好色之徒,该打。”两个拳头并用,一拳一拳锤在他背上,直打得他哀嚎不止。
见师叔等人还没过来,压低嗓音俯身在他耳边威胁:“刚才的事,你要是敢说出去,看我不打断你的腿。”

一小段戏/(韩栋版杨戬)

#私设ooc
(大概是杨戬送到粮食之前的一个小插曲?这里是06版封神榜杨戬,没有文笔,只为了吹一波,请慎点)     

        前几日奉师命前来西岐送粮,只为与姜师叔分忧,解西岐百姓疾苦。
拜别师父后,怀揣斗升仙米腾云而起,朝着西岐方向飞去,天上云雾袅袅,途中有天鸟仙山自身侧一闪而过,目中不禁显出些喜色,修炼多年不曾踏出山门,今日倒是过足了眼瘾,一路左顾右盼好不悠闲,就连速度也慢下少许。
透过云层可以看到下界的群峰峻岭,一山高过一山,一水长过一水,好一片大好河山。
耳根一动,忽然听得下界阵阵哀哭,刚刚路上已耽误了不少时辰,若再生时段怕是要师叔等急了,想及此便闭耳不闻,径直向着西岐所去。
不知是否被刚刚的哭声搅动了心神,耳边的哀哭声不光没有远去,反而愈加强烈,定下心神长舒口气,不如先瞧瞧是何事如此哀恸,也好向师叔回禀。
两眼圆睁神情肃穆,额上刚刚还紧闭的第三只眼刹然张开,射出自束强光,光所到之处云层渐开,显出下界情形。
就在不久之前,还在为这一山一水所惊叹不已,此时的百姓聚集之地,却是一片狼藉,城破强毁,到处是背着破旧行囊倚靠在墙根下的流亡百姓,年幼的孩童瘦的皮包骨,手心里紧紧赚着一小块干粮舍不得吃掉,蹲坐在台阶上手臂紧紧环着双膝,黑黝黝的小脸上只剩下一双灰暗的大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
那些哀哭,却是由一群大人发出的,男人们怀里抱着的,应该是自己的妻子,身体瘦弱的女人没有熬过这个年头,留下三两句叮嘱便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人世。女人们,有的抱着自己的孩子,有的抱着自己的父母,他们,都是些泱泱乱世,最无辜的存在。
不过,生在乱世,何来无辜之说。
收回神通,第三只眼又悄然阖上,袖间的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直握得骨节发白。刚刚那副人间惨象,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想,冲撞着心神。
捏了个法诀便直直朝着下界飞去,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大街上,那些人正忙着下一步生计,谁也没有发现这惨乱的街道上何时出现了一个衣着整洁的公子。
暗自下了决心,从怀里掏出仙米,为灾民放粮。
“大哥哥,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刚刚怯生生的孩子,此刻正抱着自己送给他的你粮,一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袖角,仰头看着他,脏兮兮的小脸,却露出了最难以忘怀的笑容。
也回以一个微笑,大掌轻轻抚过他的小脑袋。
师叔自有天命所护,可这些人,却是刻不容缓,带去到西岐,无论如何处罚,杨戬都认。

无题(吹夏孤临)

单纯为了吹韩先生和夏孤临,吹爆的那种。

我未成人形之时,总觉得一草一木都是上天恩赐,夜半无人,仿佛也能看到如墨夜空上的渺渺星光和如霜皎月,星河浩瀚万里,似有离人归去。
离人,长离。长离,未离。
像是有什么东西和感觉缠绕不去,要冲破某种禁锢一般,剑身颤动愈加剧烈。
知是此生长,何必念长生。
缓步至窗前,手下微微颤动,抬臂轻轻推开窗门,屋外的风倏然袭面,掠过面庞拂动长发三千,身后幕帷随风轻摇,烛焰悠悠晃晃,映照着桌案一角。
双眉如剑斜插入鬓,一双瞳眸,恰似那星点皎月,清冷明亮,一花一草一山河皆在其中,鼻梁高挺如秀峰,薄唇轻抿色泽浅淡,唇角微微上挑。
一身玄色衣衫,腰间系流云带,勾勒腰身挺拔劲瘦,袖口被护腕进扣,衣摆随风而动,潇洒不失干练。
镜中人,不是人。
指尖轻颤,抚弄着镜面,描摹镜中人的眉眼,眉峰皱起又舒缓,虽已明了已成人形,神情中依旧带着不可置信。
执了盏烛,细细观摩着镜中人因自己而生的神情动作,一仰一卧,一颦眉一展颜皆与自己无二,烛火跳动映入眼帘。
终是信了,自己已成人形,无需在遐想日月星辰该是何等模样,日后,自有千山万水待我遍历。